花儿的事业

2014-7-31 23:46:18      点击:
教坛,是偌大的花园,那些花儿,在中心或是一隅,含苞、吐蕾、怒放,静静撩拨园丁心中琴弦。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2011年3月11日,阴。

今天,课前“起立”都无力喊出,别问我为什么?

默默发下语文报刊。娃们丝丝索索地传送完后,袁成江等带动了所有的学生依旧起立,高声问好,那刻,我的心都笑了,可两眼却滋润满了泪水。别问我为什么。

走出教室,许博林跟上来,递给我一张折过的纸条,又迅速胆怯地跑开了,上面一行歪歪扭扭的、却有很用心的字眼:“老师你怎么了?××学生。”我好诧异,多贴心的娃,也小心翼翼得可爱。你一定问出了132班所有同学的问题,读着我好温暖。谢谢你,老师很好,别问我怎么了。

晚自习下课,罗艳芳和李畅笑得腼腆地出现在我孤寂的办公室里,又以同样的笑的方式离开,我猜你们一定看到了我在办公室做什么,你们也都很关心我吧,别问我在做什么。

娃们,以前,我总说你们没心没肝没感情,是一群养不熟的狼崽,我错了,是我一直没有先说出对你们的爱,没有示范给你们看感情该如何表达、如何珍惜,是我没有孕育好这氛围。问我将来会怎么做?我告诉你们这个答案:

我会每天为你们写一篇日记,会在每堂课前细细与你们分享。

爱是这个世界最温暖的力量。

2011年4月2日,晴。

上午的课好情不自禁,我又把喜怒哀乐带进课堂,这样好吗?

持续地接收到娃们很多的理解和爱。还有李贤琪,我今天一下子对你说了好多谢谢,你留意到了吗?你递给我纸巾,你借给我笔,你告诉我钥匙的去向,我感觉你像个神奇宝贝一样,转变得让我好吃惊,也好开心。保持下去,你会是个很不错的姑娘。

下午,李东杰因为俩落在他凳子旁边的女生用品而羞赧得不得了,那个样子的他可爱极了。在你的身上,我看到了自己已逝的中学时代,这简直就是这一个模样。于是,我决定拯救他,依次呼了不下八个学号的娃,不可思议,撞上的依然都是男生,都扭扭捏捏得让人生爱。我很高兴,在最后把那俩小东西给收拾了的是我,就在我俯下身的那瞬,教室里不约而同地响起了掌声。是不是有这么一个理念:最好的教育引导方式,不是你站着说些大道理,而是你愿意躬下身去示范给孩子们看。

我说:“娃们,相信老师,关注女孩,就是关注民族的未来!”娃们笑了,我又听到了掌声。这些告诉我,他们懂了。

晚上,好些娃们又一窝蜂地来到我办公室,久违了的画面。一个个叽叽喳喳吵着要挂下QQ,要听首歌,要看点电影,要看下空间……就这临睡前短短的二十分钟里,他们还有好多想了的小小心愿。

2011年4月13日,阴晴不定。

娃们的周记,我看的很心痛,潦草的卷面,简短随意的摘抄。我一直关注的周晨炜递来的是空白,还有十七名本子的影子都未让我见上一面。好失败,我教出的娃,如此敷衍我的作业。顶着个学生的名号,却不做学生分内的事儿,何必呢?痛苦了自己,也折磨了时刻巴望着你们学好学乖的老师。

你们都会反思自己和宋濂苦读之间的差距。像刘永都写下“我下了决心,我会以宋濂为目标,让自己在人格和学习上有更大的突破”等六百余字,可他的卷面依然是一如既往地脏乱差。你的行动和决心怎么分的手呢?娃们,说得再好,反思得再好,都需要一点一滴落到实践中去。不然,你写下的文字就是对自己最大的嘲弄啊!

还有钟荣盛的周记,里边是一些感觉受过伤的文字,今天的课堂上还好悲伤地靠在墙壁上,一言不发。于是,当他中午来到我办公室时,我好啰嗦地盘问了他许久。结果让我欢喜,他说只是因为肩上职务太多,太忙了。呵呵我说他贵人事多。娃们,忙完了后,一定要问问自己收获在哪里,这样的忙才会有奔头有意义。

同事们有说我天天耐心为你们日记,太用心了;学生们不无深意地说我好单纯;慢慢地,我会怀疑自己采取分享日记诉说心声的方式,是否真有必要?我是不是颠倒了主次?我是否应该做一个很好的倾听者而非倾诉者?此刻,我好气自己教学经验和教学理论的贫乏,以致陷在教学上的尴尬之地,找不到准确的解答思路。

2011年4月22日,阴。

今天,除了下午有点心绪不宁总生哽咽外,过得还算愉快。

因为娃们好像有那么一丝一毫受到我日记的影响,集体发生了转变,有些也在悄悄地写着日记,像今天李雄主动走上台来,和娃们分享了她的喜怒哀乐,让我着实惊艳了一把为这个沉默深邃的孩子。

我喜欢自己像个花仙子一样,时时刻刻锁住你们的心,你们的眼;我喜欢你们和着我的节奏,一块宁静地品读文字,或是智慧地独立思考,或是友好地细细聆听,或是勇敢地剖析表达;我喜欢你们在生活中带着情感,放飞心灵。这些都比不断地练习、考试,重复地记忆、背诵,最终只是被千百年冷冰冰的知识裹身、而并不聪明活泼要好很多。

课间,我听到有些娃们的声音:“老师,不要把我写入日记啊。”也有在说:“呵呵,你要被老师写入日记了。……。”但我听得出来,谁都在渴望成为我笔下的主角。你们每一个娃都是我这段生命当中纯美的音符,我绷紧的心弦时刻都在等着你们年华的手来拨动。记着别太重,那会疼,也别过轻,轻了,我怕听不到,怕记不久,怕给不了你们我该给的你需要的回音。


后记:从教近三年了,那种初为人师的新鲜感、喜悦感一直氤氲在心头。翻着这本纯纯的日记簿,我看到了自己的亲切随和及温柔,也承认了自己的孩子气,以致流失了许多作为一个教师本该有的威仪。“师德”的内涵丰富到我怎么总结也总结不够,但我知道,心中有爱,一定是其中最厚重的内容。在这个岗位上的许多体会也让我明白:尽管爱能给学生以温暖以光明,但仅仅有爱还不够,还需要什么呢?我在用心求索。我知道自己所从事的事业,承载着对祖国和人民不可推卸的责任,我有义务不遗余力地去干好它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名民实验中学:张晓红 )